小说无差别格斗S3我们那个时代的民间传说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3我们那个时代的民间传说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尤教授在他位于小镇村的实验室兼住宅里,以「糖,香料,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还有意外加入的「化学物X」,创造出「飞天小女警」(Powerpuff Girls)。这是很多故事的开头。

  包括我现在要说的故事。

  不久之前在脸书的靠北版上,出现了这样的贴文。

  「如果尤教授要创造一个『肥宅』,只需要大量的二次元废纸、垃圾食物(油炸类的最棒),以及很多很多的电磁波。当然,还有化学物X。」

  我们姑且称之为1号贴文。其中透漏出的贬意与恶趣味,吸引了不少人的抗议,或者赞同。几天之后又出现了2号贴文。

  「如果尤教授要创造一个『文青』,只需要大量的诚品纸袋、粗框眼镜(Lomo相机效果更好)、化学物X,再把这一坨玩意放在音响旁听很多很多陈珊妮的歌。或者,老派一点的也可以朗读一段挪威的森林。」

  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骚动的原因在于陈珊妮女士的粉丝们,这些粉丝中只有一半的人觉得自己是文青。另一半不觉得的人认为,不应该将她视为文青专属偶像。他们不满于被囊括成文青,因为他们有一半的人觉得文青是个贬义词。有趣的是村上春树先生的粉丝们并没有特别的回应。

  「文青」是不是一个贬义词尚有争议。实际上有一半的文青在日常生活中自称「假文青」,但他们毫无疑问是真正的文青。他们会想要避开「文青」这词彙或许多少能说明什幺。

  然而,「肥宅」,则毫无疑问的是个贬义词。一个特大号的贬义词。集合了「御宅族」、「宅男」、「鲁蛇」、「丑男」、「胖子」等等词彙的负面意涵的怪兽级贬义词。

  当然1号贴文底下有抗议声,这是一定的。但后来底下的留言却开始研究起哪一类二次元废纸能製造出最顶级的「肥宅」。美女海报呼声很高,但动漫展上陈列的各种印刷品也不惶多让。最后两方人马握手和解,承认对方都是不可或缺的。

  后来人们开始要求尤教授去製造其他各式各样的人,蔓延到政治议题,例如总统(水母、红豆饼、小刀子、化学物X),例如某党立委(Motel、香蕉、半分钟、化学物X),或者性别议题,例如男人(一根屌、一把不能太长的尺、很多A片、化学物X),例如女人(百货公司目录、体重机、很多八卦、化学物X)。还有其他许许多多。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应该可以称为游戏吧)变得越来越低级与恶劣。人们急着提出各种配方给尤教授,不需要特别的巧思,或者讽刺的才华,只需要一堆偏见就可以了。这个游戏就像本週脸书流行的其他272种游戏一样地一下子形成了一股小小的风潮,一样地莫名其妙。

  很抱歉,故事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头。但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我想,在我们的世界里尤教授没办法创造出他的飞天小女警来拯救我们,因为他大概找不到什幺美好的东西。我们甚至连像样的坏人也没有。我们的坏人全部都是好人假扮的,而我们的好人全部都是坏人伪装的。

  还是继续说故事吧。

  为了个人隐私,我决定把我的朋友,同时也是故事的男主角称为A男,把女主角称为A女。但你们或许会疑惑,前面干嘛要提那幺多那个无聊游戏的事呢?

  因为,我们是始作俑者。A男是1号贴文的发文者,而我是2号贴文的发文者。

  就是这幺简单。

  但是,我们不是酸民,没有恶意。我们像马克吐温一样是幽默家。我敢这幺说,因为我们都勇于面对并调侃自己。我自己就是一个「假文青」,很愤世嫉俗,而A男就是「肥宅」。虽然我们更想当汤姆与哈克。

  就是这幺简单。

  A男有一个暗恋的女生,A女。她充满争议,但A男不在意。而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A女被捲入了1号贴文跟2号贴文引起的莫名其妙风潮。在某个大学内部的靠北版上,出现了这样的贴文。我们姑且称之为3号贴文。

  「如果尤教授要创造一个『凤梨』,只需要一对奶子、一个很贱的屄,以及一卡车的性慾。当然,还有化学物X。」

  很可怕,不是吗?

  A女的绰号就是「凤梨」,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在学校整个传开,主要是透过A女庞大的前男友集团。按讚的人数慢慢地累积,终于在3号贴文出现的27个小时后,超过1752个讚了。为什幺要特别标记这个数字呢?因为那是A女大头贴照讚数的最高纪录。

  一开始A女还正常地来上课,但后来就消失了。3号贴文挟带大量关于A女的八卦(其中大部分是性的密史),像颱风一样横扫校园,吹乱了每一位男同学出门前吹好的头髮,还吹掉了大量的帽子。它们漫天飞舞,像希区考克发狂的鸟群,随时準备攻击人们。

  传说,A女有个男人军团,里面分工之细密,从买早餐到交报告,甚至排遣寂寞,都设有专属部门。而我们的男主角,A男,正是修电脑部门的负责人。为什幺我会这幺清楚呢?

  因为我是A女男人军团的会计,兼1号闺蜜。

  然后我是Gay。

  我会认识A男,也是因为修电脑的事。A女的电脑给他修,而我身为A女的1号闺蜜,鸡犬升天,她要我也把电脑给A男修。

  结果我们莫名其妙地变成好朋友。真是莫名其妙的世界。有一部分的原因是,A男真的是一个好男孩(但这个称讚不包含性吸引力的部分)。我们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却能没有敌意地互相交谈。通常我对直男不是抱着恨意,就是抱着爱意。

  另一部分的原因是,我的电脑很常坏。

  在我眼中A男不是一个「男人」,在A女眼中也一样。我把他当作一个大孩子,而A女把他当作什幺还是不说的好。

  听起来A女像一个婊子。我蛮同意这个看法的。但我不讨厌她,甚至有点崇拜她。不只是因为围在她身边那充满帅哥的风景使我发晕,更重要的是她满足了我加入「塑胶一族(The Plastics)」的幻想。

  有时候我会主动跑到A男的宿舍去聊天打屁。偶尔,我们会说说藏在心底的话,将彼此背上黏附着的污名多少剥除一些,好像猴子互相抓蝨子一样。

  那提供了我们1号贴文与2号贴文的灵感。

  有一次我们聊到了卡通。我最爱的卡通是「鸡与牛(Cow and Chicken)」。很肤浅,很吵闹,但太经典了。

  接着我批评起「飞天小女警Z(Powerpuff Girls Z)」。一个大灾难。当我看到她们开始变身,差点拿球棒砸烂电视。难道他们不懂小女警就是要冲破天花板吗?他们竟然还强迫每个角色都要露出脸,根本是在羞辱贝伦小姐(Ms. Sara Bellum)的美貌。

  真荒谬。

  在1号贴文与2号贴文造成一股莫名奇妙的风潮,但还没捲入A女前,我曾经试着探究什幺是「化学物X」的本质。某个夜晚,我睡不着,翻来覆去。可能是因为廉价红茶,也可能是因为莫名其妙成为了网路世界的隐形中心而焦躁。然后我打电话给A男。

  「你觉得『化学物X』是什幺,它的魔力到底是什幺?」我问。

  「不知道。」

  「你认真想一下嘛。」

  「嗯……不知道。」

  「你想想,它能从一堆垃圾里变出很神奇的东西。糖跟香料怎幺会跟超能力有关呢?糖跟香料只跟糖尿病有关而已,还有高血压,还有胆固醇。」

  「只是卡通而已,干嘛那幺认真。」

  「你不相信有那样的存在吗?」

  「不相信吧,大概……」

  「这样不是很悲哀吗?」

  「会吗?」

  「会。」

  「你相信喔?」

  「我还不确定……」

  「那你相信圣诞老公公吗?」

  「靠北喔!」

  「哈哈哈。」

  「干!我认真的欸。」

  「好啦好啦。」

  「所以呢?」
  「什幺?」
  「『化学物X』到底是什幺啊?」
  「啊我就不知道……你很卢欸。」
  「不然把『化学物X』当作某种隐喻好了。」
  「隐喻?」
  「对,反正你现在马上想一个你觉得在这世上跟『化学物X』最像的东西。」
  「嗯……」
  「……」
  「……」
  「好了没?」
  「等一下嘛……」
  「……」
  「……」
  「快一点!这很仰赖直觉的。」
  「好啦好啦……我觉得喔……嗯……梦想吧……」
  「梦想?」
  「对啊……」
  「为什幺?」
  「为什幺……能使一切不可能的为可能,这世上只有梦想吧……」
  「是这样吗?」
  「嗯,我猜。」
  「……」
  「……」
  「哼,你还真热血啊。」我说。
  我吐槽完A男,然后直接挂掉电话。我对A男的梦想没兴趣。他的梦想大概就是A女吧。

  其实我自己也稍微思考过,但找不到什幺令人满意的答案。后来很多年之后,我才终于稍微摸索出自己的看法。

  圣经上说,上帝(God)用尘土造人,并且吹气,于是人有了灵魂。虽然我不相信圣经,但我相信有上帝。我想,「化学物X」大概就是上帝的屁吧。

  冷凝、萃取之后的上帝的屁。

  回到故事主轴。总之A男暗恋A女,疯狂而内敛的。然后A女消失了。有谣言说她得忧郁症住院了。A男听到后着急的不得了,缠着我问她的下落。

  基于姊妹守则我不能说。但我用人头保证A女平安无事,只是有点感冒翘课而已。

  但A男仍然很不安,很焦虑,大概是觉得自己要为A女的处境负责吧。A女神隐两个礼拜后,谣言更疯狂了,有人说她自杀了,连葬礼都办好了。A男再也忍不住,哀求我让他见A女一面,远远看一下就好。我只好说,我也联络不上A女,但我知道她一定没事。

  毫无说服力的保证。

  A男不知道该怎幺办,绝望的他最后竟然决定找出那个发文者,教训他一下。一开始我觉得没什幺。靠北版是匿名的,哪有那幺容易找到啊, 又不是骇客。

  但几天后A男竟然说他找到了。找到对方电脑的IP位置,甚至知道了对方的住址。A男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给那个人好看。我被吓到冒冷汗,极力劝阻A男。我叫他不要惹事,甚至搬出A女来阻挡。但A男已经完全听不进去。

  A男说,这与她无关。

  但我猜他想说的其实是,这是男人间的事。

  真该死。

  第二天A男就要去找那个人了。我要陪他去,但A男不肯。他不要我捲入。后来我跟蹤他,但被他发现,他才勉强让我跟着。我一直试着传讯息给A女,但没回应,电话也不接。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址。是个社区。警卫在吃便当,看也不看就开门了。进电梯后,A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铁槌,紧紧握着。看到铁鎚我都快昏倒了。

  「你不会是来杀人的吧?」

  A男盯着楼层的数字变动,不出声,直到电梯停下来,开门前的一刻他才幽幽地说。

  「只是拿来壮胆而已。」

  一层楼里有两户,我们走向左边那间。A男找不到电铃,于是敲敲门。这时候我所有的脑细胞都在尖叫,而我的大腿在颤抖。拜託不在家!敲门声超乎预期地响亮、粗鲁,听起来好像A男用铁鎚大力在敲一样。

  但他其实只是用手而已。

  我不想夸大,但等待的时候,那漫长的感觉像被罚了一世纪的半蹲。

  然后,终于有人来开门了。

  是A女。

  抱歉,我有点懒得继续讲下去了,直接跳到结尾吧。结尾就是A男跟A女后来在一起了,然后A女还去堕胎。但那当然不是A男的。事实上谁是父亲没人知道,A女也不知道。

  可能有人会想问,为什幺开门是A女呢?

  很简单,因为那就是A女的家啊。上大学后家人帮她租的房子。整件事说穿了就是A女的自导自演,一切都是她选男人的计谋,或游戏。当然我从头到尾都知情。A女跟我说她怀孕了,莫名其妙地。这本来没什幺,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但她这次却莫名其妙地迟疑了。我猜,大概是因为她这次不知道父亲是谁吧。

  总之,她迟疑了。

  后来她异想天开地决定要先找一个男朋友陪他,再来考虑要不要堕胎。

  她说,这次我要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的人。

  于是她用假帐号弄了3号贴文,然后在各个地方点燃八卦的火苗。接着事情就自己动了起来。

  这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或者美人选英雄的故事。

  那天A男看见是她来开门,脑袋直接当机了。A女后来把他带到楼下去散步。不知道她是怎幺解释的,但A男本来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的,随便讲讲就可以了吧。

  奇妙的是,他们现在还在一起。

  A女说,这次大概是真爱吧。

  当然A女还是去堕胎了,但我不知道是什幺时候。因为这次陪她的是A男,不是我。

  现在我仍是A女的1号闺蜜。我说过,我不讨厌她。但后来我却慢慢疏远了A男,为了什幺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内疚吧,但内疚什幺呢?A男不是得到他的快乐大结局了吗?

  总之故事的结局是这样,让我们回到故事的开头吧。

  其实,尤教授不是一个人见证了「糖、香料,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还有化学物X」创造出的奇蹟。那旁边还有一个小家伙,很不起眼,缩瑟在角落,也看到了。那个意外创造出飞天小女警的瞬间,也造就了魔人啾啾(Mojo Jojo)。

  而他是故事里的大反派。

  小镇村出现了英雄的时候,也出现了罪恶。而我们这莫名其妙的世界似乎也是一样的,始终维持着某种残酷的平衡。我们的坏人全部都是好人假扮的,而我们的好人全部都是坏人伪装的。当你想成为好人,最后往往会变成坏人。

  为什幺我不讨厌A女呢?因为至少她知道自己很坏。她认为,如果自己得到坏结局,是罪有应得;如果自己得到好结局,那就赚到了。我没办法讨厌这样的人。我只能讨厌自己,因为我仍觉得自己是好人。

  有时候我想,世界怎幺还不毁灭呢?难道真的有什幺在默默拯救这世界吗?后来我才明白,这世界永远不会毁灭,但也等不到什幺救赎,只是一直存在着。

  我们曾引起过一些风波,但最终都归于平静。很多人不相信我说的故事,无所谓。那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民间传说。我从村上春树先生那里借来这个标题,因为我是老派的文青。总之A男与A女的故事有一个快乐大结局,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于是,没有例外地,我们应该高喊一句:

  「一天又平安的过去了,感谢飞天小女警的努力!」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三季主题「肥宅」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