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正文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场坐落在二桥旁。

疑海水污染导致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殖业第二度面对大浩劫。

高渊港口150户业者申诉,这两周以来每隔3天都要捞大量的鱼尸,业者面对死鱼从1万只至逾100万只不等,损失额保守估计已逾1000万令吉,这浩劫也是业者面对2004年大海啸后红潮劫后的最惨重的打击。

向鱼业局环境局投诉

这150户业者已向槟州鱼业发展局和槟州环境局投诉,要求有关部门深入调查水质污染导因,此外,业者也针对鱼死损失,陆续向威南警方备案。

槟州养鱼公会主席许银添、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殖公会主席许利民、港口社委会主席周童泰和业者今日向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投诉后,召开记者会。

孙意志在聆听业者问题后表示将会写信要求有关部门接受调查和协助业者,他们分别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槟州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农业和农基工业委员会主席阿菲夫医生等。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业者每3天都要心惊胆跳捞鱼尸。

助业者渡难关盼豁免3年临时地契费

许银添说,箱网鱼死问题若持续,于1982年兴起的箱网养殖业在走过35年后恐将消失。

“我要感谢州政府早前减低33.3%临时地契租费,如今业者再陷困,公会甚盼州政府能再伸援手,豁免3年租费,助业者渡过难关。”

他也说,海域污染问题是多年来累积,如今遭殃的是养殖业者,业者已向相关部门投诉有数单位疑污染海域,因此,希望当局严正看待此问题,并采取行动对付违例单位。

“2013年业者向垃圾场管理层投诉防洪堤破裂导致废水外溢,但当局声称是牛只踩破堤,推卸了责任,业者将废水外溢的现场拍摄佐证也被推翻了。”

泥堤应改洋灰墙堤

他说,污水外溢问题根本不应该发生,也不应存有“意外”发生问题(牛踩破堤),威省市议会必须规划浮罗布隆垃圾场周遭防范措施,如将目前的泥堤改为洋灰墙堤,任牛踩也不破了。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养鱼公会代表和业者呼吁州政府关心海上箱网养殖业的前景。坐者左起黄贵元、周童泰、许利民、孙意志及许银添。

大鱼也集体翻肚非常罕见

许利民说,150户箱网坐落在吉辇河口至槟城阿都哈林大桥旁,海地MK 9、10和11,其中大户(约300口箱网)有5户、中等户(160至200口箱网)占多数。

“鱼死问题从今年1月已开始发生,但情况不严重,这2周来严重恶化,吓坏了我们,不只鱼苗死亡,饲养3个月大(100克至300克)的小鱼全军覆没,一些大鱼(800克)竟然也会集体翻肚,非常罕见。”

太靠近垃圾场

他说,业者考量到养殖区太靠近威南楣南浮罗布隆垃圾场,因此要求州政府批准其余安全海域给业者,因为目前的海域已经没有伸展空间。

“业者现在已是坐以待毙,除了减产30%(不再下放鱼苗),其余的70%饲养鱼只供应完市场后就没饲养海鱼了。”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鱼苗下放没几天就死了,业者欲哭无泪。

附近新工厂林立垃圾场防洪堤破裂

周童泰说,事发后社委会成员前往河岸巡视,发现除了垃圾场外,也有新工厂林立,他们发现垃圾场沿海岸线防洪堤破裂,即刻将破裂现场拍摄下来佐证。

“当局已采集受污的海水去化验,但至今报告仍未出炉,因此,污水是否导致鱼死有待当局报告宣布。”

鱼苗首当其冲

他也说,死亡的鱼类是银鲳、红皂、红鱼和文兰鱼(牛干瓜),今年1月就开始发生鱼死问题,起初仅数十只,后来加剧,这两周恶化,损失最大的面对上百万只鱼死厄运。

“目前是否再下放鱼苗仍在观察期,视未来两周的海水水质而定,若没下放鱼苗,少了这4类鱼只,今年杪的渔产料会减少60%。因500克的银鲳要饲养7个月、红皂和红鱼需1年、文兰则需9个月。”

他也说,通常海水污染是在表层,因此鱼苗首当其冲,其次是大鱼,因为大鱼可以沉入海中,目前该区的箱网距离河床约20多至30尺。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数万只鱼苗下放后仅在海表层浮游,遭污水侵袭程度极高。

10万小鱼全死亡——业者●黄贵元

今年1月我的渔场有3万只鱼苗死亡,这次更严重,逾10万只饲养了1个月的小鱼全死亡,希望槟州环境局严正看待海域污染的问题。

疑海水污染  养殖业恐消失 箱网鱼死不停损失千万

500克的海鱼已提早应市,减低风险。

仅高渊港口出问题——业者●张展来

槟州和北霹雳多个海岸地区都有箱网养殖渔场,偏偏仅高渊港口箱网养鱼场出现问题,而养鱼场又在浮罗布隆垃圾场附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