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正文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海上箱网养鱼公会理事会同仁出席明利鱼业庆赞中元膜拜仪式。

今年以来面对逾1000万令吉的亏损重创,北马最大海上箱网养鱼场186户业者以“理”、“信”应对时艰!“理”是盼望槟州政府伸援手,助业者一臂之力;“信”是以信念膜拜祈求风调雨顺、出入平安,并在本月的中元节庆当儿大事膜拜、供奉海鲜祭品,祈求养鱼业苦尽甘来,大有转机。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年年有“鱼”和横财就手的“螃蟹”。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张展来:今年初开始鱼苗频频翻肚,业者战战兢兢作业。

祭海鲜庆中元

疑因海域污染,深陷逾千万令吉惨重亏损窘境的186户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场业者,今月陆续在本身养鱼场庆赞中元节,这也是业者每年传统庆典,与陆地庆赞中元庆典区别之处,是海上无“大士爷”纸糊像,祭品以海鲜为主,鱼代表“年年有余”、螃蟹代表“横财就手”。

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公会主席张展来指出,高渊港口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投入海上养殖业,让该区渔民除了捕鱼外,多了一项工作选择,经过数十年后,面对海域生变,今年初开始面临养殖鱼苗频频翻肚问题,今年7月尤甚,业者欲下放鱼苗又胆怯,战战兢兢作业。

他说,2004年面对大海啸后的红潮劫,许多业者都是以贷款方式经营,遭受惨重亏损就一击不起,因此,希望政府能拨款以补贴方式协助业者度过时艰,毕竟业者多年来为国内食用鱼做出贡献。

他也说,海上箱网养鱼列为高风险行业,水好鱼好,若要转移到陆地养鱼场又苦无地段,此外,政府当局也没有供应相关的养殖技术,业者只有自力更生求存。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明利鱼业两名股东郑斯明(左起)和黄春利受访。

明利鱼业砸15万迁槟最后“良田”

疑海域污染遭受200万令吉亏损的高渊港口最大户之一的明利鱼业,2周前砸资约15万令吉,迁往槟城浅海海域最后一块“良田”!

高渊港口最大户业者之一的明利鱼业东主郑斯明(48岁)和黄春利(37岁)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今年7月该渔场面对高达总值200万令吉的鱼死损失,为了避开“污水”,砸资10多万令吉将拥300口箱网的渔场迁移到槟城二桥旁。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二桥附近海域距离垃圾场最远,是公认的“良田”。

鱼苗频翻肚

“我们的渔场原本位于吉辇河口附近,靠近高渊楣南浮罗布隆垃圾场,今年初开始面对鱼死问题,7月问题加剧,鱼苗屡下放屡死亡,只好搬离该处,到3小时海路时程的二桥旁养殖,这里水位高逾25尺,是槟城最后一块‘良田’了。”

他感叹,今年养鱼业已很艰辛,加上垃圾场污水又频外泄,海域污染鱼苗存活率降至零点,原处做不下去只好另觅‘良田’,以10多艘渔船拖拉渔场,耗3个半小时船程到二桥旁,该处海域水质看来很干净,鱼儿活得很健康。

制网烧金银纸

该公司今年在“良田”渔场盛大庆赞中元,以每年增加1菜肴计算,今年进入第12年,祭品已高达30多种,除了鱼和螃蟹外,也有烧猪、烧鸡鸭、面龟、糕点、发糕、各类水果、汽水和啤酒等,耗资约8000令吉。

为了减低海水污染,业者以特制铁网格子焚烧金银纸。

疑海域污染亏千万 高渊养鱼户理信求转机

业者郑斯明小心翼翼在箱网上焚烧金银纸,预防纸灰落入水面。

新闻背景鱼集体翻肚

投报环境局查水源

今年7月,高渊港口海上养鱼业者面对鱼死从1万只至逾100万只不等,损失额保守估计已逾1000万令吉,这浩劫也是业者面对2004年大海啸后红潮劫后最惨重的打击,业者随之向槟州渔业发展局和槟州环境局投诉,要求当局调查水质污染导因,并且向威南警方备案。

186户业者的养鱼场坐落在吉辇河口至槟城阿都哈林大桥旁,海地MK 9、10和11,其中大户(约300口箱网)有5户、中等户(160至200口箱网)占多数。

业者面对鱼死问题是从今年1月开始,7月首2周问题恶化,不只鱼苗死亡,3个月大约100克至300克的小鱼也全军覆没,一些大鱼(800克)竟也集体翻肚,非常罕见。死亡的鱼类有银鲳、红皂、红鱼和文兰鱼(牛干瓜)。

业者认为,若鱼死问题持续,于1982年兴起的箱网养殖业在走过35年后恐将消失。

他们说,海域污染问题是多年来累积,如今遭殃的是养殖业者,业者已多次向相关部门投诉有数个单位疑污染海域,希望当局严正看待,并采取行动对付违例单位。

业者考量到养殖区太靠近时常发生污水外泄问题的高渊楣南浮罗布隆垃圾场,一致要求槟州政府批准其余安全海域给业者养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