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差别格斗S3肥宅与女神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3肥宅与女神 

  「所以你到底许了三小愿望?」

  「一定要讲吗?」阿德犹豫地问,让我一阵恼火。

  「不然你前面讲那幺多是在哭喔?!」

  「好啦好啦,」他摇摇肥胖的手指,「我说要让所有女生都意淫我。」

  让我们先谈谈我的室友阿德。

  眼前肥胖、穿着格纹衬衫、宽版牛仔裤永远配夹脚拖或杂牌慢跑鞋的阿德是我的室友,不修边幅的他穿着永远休闲轻鬆,虽然他也真的宜室宜家几乎整天宅在房间里,但大体上人不错。

  人品不错是个优点,但如果说要追女生可能还有点不够,总之在这间盛产系对、总被讽为发春学校的大学里,温吞老实的阿德在男女关係上,永远维持优良的全战秒败战绩。

  于是在传宗接代的责任感,与强烈的雄性贺尔蒙召唤下,至今仍是处子之身的阿德,不知道去哪里找来了诡异的邪道──传说中只要蒐集猫的脚步声、女人的鬍子、鱼的呼吸,在午夜三点三十三分放到后门大湖的凉亭里,就可以召唤出湖之女神。女神可以实现任何愿望。

  于是他买了一只廉价金鱼,用试管贴着鱼鳃蒐集了呼出的水气,又买了海贼王里人妖王伊旺的精緻公仔,把塑胶鬍子剪下,最后买了只招财猫的手掌吊饰,三更半夜兴沖沖地跑到凉亭,在亭子里的石桌祭上鬍子跟试管后,算準时间用猫掌往桌面一拍。

  砰!

  女神从湖中现身的时候一身白衣微微发光,阿德说祂长得很像绫濑遥。

  然后女神问他要许什幺愿望;阿德说祂的声音很好听,软绵绵的。

  他许愿要所有女生都意淫他,但不包括家人;阿德说女神的表情没什幺变化,大概是习惯这种要求了。

  「你没事许这种愿望干嘛?」时间点回到房间内,听完这段像是呼过大麻才想得出来的奇幻历险,我已经有点火大了,至于愿望的内容更让人生气。

  「我有想过啊!」阿德说,「我想过要直接有一个女朋友,奶超大、腿超长,可是这样有点不真实。」

  「你觉得湖中女神的故事就很真实吗?」我的视线越过他肩膀看向桌上,那只买来作法的金鱼现在还在鱼缸里游来游去。

  「我说过女神是真的!」阿德涨红了脸说,「但虚构的女朋友不一样,你想想看,凭空多一个人出来耶!」

  「你也想太多了。」

  「不是啊,她以前住哪?高中唸哪里?现在是什幺系?父母是谁?女神要创造一个女朋友给我的话,一定要考虑这些啊。」

  真是会帮女神着想,好贴心。我想,「那干嘛不让自己变成高帅富?」

  「这我一开始就决定不要了,」他用力地摇摇头,「变成那样的话,就不是原来的我了。」

  「干,所有女生都意淫就是原本的你是不是?」说到这里我已经后悔听他诉苦了,「所以呢?你打到砲了吗?」

  阿德沉默了一下,我在脑中大吼:所以还真的有喔?到底是谁这幺......无辜?虽然说我们是室友,阿德人也不错,但在女性这方面,如此的评价私以为还不算过份。何况按照他的说法,这种作法某种程度上也是诈欺了吧。

  「没有。」

  「你说没有?」

  阿德摇摇头。

  「我不会说出去啦,到底是谁?」

  「就是没有啊,」他的表情只能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我就很废嘛,都这样了还是没有!」

  我很想再问一次是不是真的没有,还是对象太超乎想像所以不能说,但看着阿德悲哀的表情,突然间我明白他真的没有骗人;我想说话,却不知道还能说什幺,毕竟这个状况太超乎常理。

  我看向他置物柜上的伊旺公仔,人妖王左边的鬍子都消失了。稍微在脑中整理一下后,我还是不相信他那个女神的传说,所以我想故事真相大概就是:阿德大概真的跑去凉亭进行仪式,但什幺也没发生,接着这几天可能又不知道被哪个女生刺激到,所以现在才会跑来跟我哭诉。

  「你有想过吗?」阿德突然没头没尾地问。

  「什幺?」

  「你有上过戴教官的课吗?」戴教官是个年过五十的女人,有着浓妆豔抹如交趾陶般的俗豔脸孔,配上厚厚的粉红粗框眼镜。

  「呃,我知道她。」

  「那你想想看,」阿德猛然坐了起来往我靠,让我不自在地后退,「如果有天你发现自己居然开始性幻想戴教官──」

  「妈的,我不要听!」

  「就像你幻想上原亚衣一样,不用真的看到人,不管在河堤打球,或者在宿舍吃饭都会想到自己在跟戴教官做爱。」

  「你再说我要揍你了。」

  「很机掰吗?」

  「你这问题是废话吗?」

  「那你懂了吧!」阿德说着往自己膝盖重重一拍,「那些女生本来就很讨厌我,结果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开始意淫我,你觉得她们会开心吗?」

  「所以你真的在烦恼这件事?」我无可奈何地问,「阿德,我不是要说你怎幺样,可是你不用这样讲。」

  「哪样讲?」

  「我是说,」我小心翼翼地开口,尽量慎选用词,「听着,我是你朋友,我会挺你,我不管怎样都会挺你,所以如果你想说女生都讨厌你,可以直接说就行了。」叹了口气,「不用编什幺湖水女神的故事。」

  阿德傻楞楞地看着我,表情有点可怜。「可是我说的是真的!」

  「所以你现在要我相信,真的后门的湖里真的有个女神,然后祂让所有的女生都讨厌你?」

  「不是讨厌我,是我许了愿,可是这个愿望跟预期的不一样,反而会让女生讨厌我。」说着他站了起来,走到房间中央,「妈的,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你要我怎幺相信?」我也跟着发怒站了起来,「我不是铁齿不信神,但你的鬼故事根本不合理。」

  「没有合不合哩,就是干你娘真的有女神!」他大吼,「你又没办法证明,凭什幺说没有?」

  「如果有的话你早就去许愿了。」虽然尽力克制自己不要跟着大吼,但我愤怒的字句依然从口中吐出,「他妈的有女神的话你不会聪明一点去再许一次愿吗?」

  「你说我没有再去许愿?」阿德怒目圆睁,「我没去许愿是因为我就没去啊。」

  「你到底在讲三小?」

  「就是我没去所以没去啊!」

  「所以你没想到还可以回去重新许愿是不是?」

  他整个人猛然僵住,喃喃念着:「我没想到......」接着抬头,脸上愤怒已经被惊喜瞬间盖过,「我真的还没有想到耶。」

  「你这混蛋。」

  「再去一次就行了。」说着他冲到书桌前拿出试管,準备採集鱼的呼吸,「欸,你也一起啊。」

  「我一起什幺?」

  「跟我去找女神啊。」

  「你有病吗?」

  「如果没有女神的话,我请你吃一整个月宵夜。」阿德一面捧着鱼缸一面转头看我,这家伙的眼神很少这幺认真。

  「你说的喔。」虽然整个故事听起来都很唬烂,但去凉亭绕一趟就可以换整个月的宵夜,怎幺想都是划算。

  「好喔,那我準备一下,」说话的同时他正把手伸进水里抓金鱼,「现在好像还很早,我们大概快三点再出发就好了。」

  现在时间是大概两点出头。于是我们各自回到桌前,我看了一集《冰与火之歌》影集后,阿德说要出发了。

  我们穿上风衣外套,两人拿着诡异的巫术素材走出宿舍;今天天气稍微回暖,走出门后我才后悔应该要换薄一点的衣服,但阿德很坚持时间不能有误差,所以也只好将就着出发。

  这个时间的学校早已静谧无人,来到湖边后,阿德一马当先準备走上通往凉亭的桥,但我注意到亭子里似乎有人影。

  「等一下,」我一把拉住他,「有人。」

  「什幺?」

  「先回来再说。」我拉着他退到一旁的树影下。虽然有点距离,但明显可以看出凉亭里有个男人的身影坐在石椅上。

  「谁啊?」阿德不满地说,同时拿出手机来,时间是三点十分了。

  「先等一下看看吧。」我点起一支红Marlboro香菸说。

  「我们在学校里耶。」过了几分钟阿德看着我说,大概是有点心急了吧。

  「我们在监视人,你不觉得监视的时候抽菸很酷吗?」

  「谁要监视啊,要把他赶走啦。」

  「他搞不好只是失眠出来散步。」

  「不行,时间快到了。」

  「你可以去跟他说你要召唤女神,叫他走开啊。」

  「我很认真欸,已经过十五分了!」

  我被阿德强势的眼神逼得把头转向另一边,却瞥见另一侧的湖边停着一辆脚踏车。

  「我应该有办法把他赶走,」我吐出一口菸后看着他,「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

  「当然啊,」他停顿一下,「我明天请你吃饭。」

  「好,你等着。」我把菸踩熄走向脚踏车。走到车旁边时,我看向凉亭,里面的人依然坐在椅子上,头低低看向地面,似乎没有察觉我们的存在。

  还好车子没有上锁。我想着,并把外套的帽子兜起来遮住脸,踢掉支架、跨上车子后猛按铃声。

  铃铃铃──!尖锐的铃声划破沉默夜空,凉亭里的人彷彿被铃声刺到一般跳了起来,手上抓着裤头,然后另一个看起来是女生的人也惊慌地从椅子间站起来。

  「靠夭,这幺刺激?」我自言自语的同时那个男生已经跑到桥中间,于是我回过头死命猛踩踏板,全力往校园里骑去。

  「干!回来──!」「等一下啦!」背后一男一女的声音宣示我的计画成功。我往教学大楼的方向骑去,还要放慢速度确保他们有跟上。

  冲刺了差不多的距离后,我拐往教学大楼跟军训楼之间的巷子,丢下车后继续往前跑到教学大楼后方,躲在柱子后面。

  幸好这边没有另一对幕天席地的情侣。

  「干──」我听到男生把车子牵起来的声音,便蹲了下来。

  「怎幺样了?」几分钟后是女生气喘吁吁的声音。

  「车没事,可是小偷不见了。」

  「根本就是强盗好不好。」

  「妈的遇到智障,我们快点回去好了,我怕现在外面不安全。」

  「真的,好恐怖喔。」

  我在黑暗中蹲了几分钟,确认他们走了之后才从另一边绕回湖边,此时阿德已经站在凉亭里等我,桌上摆着试管、用卫生纸包起来的塑胶鬍子,还有猫掌棒。

  「成功了吗?」

  「行了,」我得意地点点头,「我今天超强的。」

  「那就好,」他说,慎重地看着手机,「就差两分钟了。」

  「再两分钟我就有整个月的宵夜了。」

  我们等了一下,但在阿德心中可能是非常漫长又沉重的一段时间吧;三点三十三分一到,他立刻拿起猫掌往桌上盖了下去,发出轻轻的砰一声。

  黑夜里一片寂静,彷彿还可以感到一阵凉风刮过。

  「呃,这样正常吗?」

  「你等着。」此时阿德凝视着一处湖面,眼神十分坚决,和过去我认识的肥宅室友完全不同。就连原本铁齿的我此刻也能感受到他的意志,并跟着看向湖面。

  水中好像真的有什幺东西再移动。我相信那应该不是因为风。

  「你们好。」

  「干!」背后突然出现的女人把我吓得跳了起来。转过身,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长髮女子,光线不足下根本看不清楚脸。

  「女神,祢出现了!」阿德则是喜出望外地大喊,「我要跟祢许愿。」

  「虔诚的子民,说出你的愿望吧。」女神的声音确实软绵绵的,但眼下半夜凉亭里的白衣女子让人实在没什幺舒服的感觉。

  「我要取消我上次许的愿!」

  女神沉默了一下,「有什幺让你不满的吗?」

  「非常!」接着阿德爆炸了,他开始滔滔不绝地哭诉,说原本以为自己会展开春风得意又砲声隆隆的人生,但却发现不管认识还或者陌生的每个女生都用厌恶甚至痛恨的眼神看着他,说小组报告的时候组内全部女生都请病假,而上课时只要他坐下,周围两排的女孩子都会直接在十分钟内闪人;说到后来他趴在桌上开始哭,女神默默地拍他的肩膀,我则是一脸错愕呆在原地。

  这到底是三小?

  「好的,我会收回我的力量。」当阿德哭到一个段落后,女神抬起头来。

  猛然祂全身发出白色的光芒,世界也彷彿为之一震,隐隐约约之间好像有某种东西不见、消散了。

  「成功了吗?」阿德抬起头来看着女神问。

  祂温和地点头,「现在,说出你的愿望吧。」

  「许愿?可是我已经许过了啊。」

  「那不算,」女神摇摇头,「刚刚的一切,只是为了弥补我的过错。」祂的声音不只是软,还有种空灵的感觉,很像带有遥远的回音,令人不由得相信祂确实是超自然的存在。

  「但不是祢的错啊。」

  「不,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我还是必须要弥补你,还希望你不要申诉。」

  「什幺申诉?」我跟阿德异口同声问。

  女神垂下眼,表情显得落寞,「我还在实习啊,不管对错与否,都还是会尽力满足你,所以也请你不要跟福德正神申诉这次的缺失。」

  所以祂只是个实习的小神,然后上司是土地公?我困惑地想,然后才意识到:阿德还可以再许一次愿。大概是女神补偿的大方送吧。

  「欸,阿德,你有想好了吗?」

  「我已经想过了。」这个答案虽然不用惊讶,但也乾脆得出乎我意料。正当我要他先讨论一下时,精虫冲脑的阿德已经开口:「那就让我有个正妹室友好了,最好奶大一点,屁股要翘,腿也要很长!」

  「如你所愿。」女神飘了起来,散发比方才更强烈的白光,这一次整个世界是真的在震动了,而我也被光线照得差点张不开眼睛。

  「虔诚的子民,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光线减弱,祂降落地面,转头往湖边走去。

  「所以现在──」我立刻惊讶地住嘴,阿德转过头来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靠夭,不是吧?!」他冲来来往我胸口一抓。

  很痛,而且是毫无预期的痛,我胸前两大坨突然出现的肉被阿德抓得好痛。我推开他,感觉到两粒巨大的负担在衣服下摇晃着。

  「干!!!」我们两人同时尖叫,但这次我的声音比以前高了八度,而女神已经消失无蹤。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三季主题「肥宅」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