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差别格斗S3约会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3约会 

  这男人手指轻扣着宾利的方向盘,看起来颇为自在。她别过头去看窗外风景各种光线里流逝,声音只在车外,一路前进。

  她穿一件真丝的连身裙,橙橘宝蓝泼洒的花样,丝绸凉冷分外贴身,刻刻在提醒她有这个身体呢,这个身体存在着呢。不舒适的反而是空无遮蔽的双腿,银色嵌驼色的鱼口高跟包鞋到大腿间别无他物。这男人时不时就来扫描一下她全身,假意在聊天,但聊的什幺她都没在听。

  她觉得有几分醉意,但不开心。脑袋里一股子热。好像刚刚晚餐的白酒,都全部运送往头脑里。她现在有一个酒做的脑袋,血管都急着扩张开来。

  他的侧脸称不上难看,甚至有点稍长、看来流气的头髮,也增添了几分稚拙的美感。他戴昂贵的机械錶,西装什幺的,也都好好的打理了。绝对没有那种公事包太重,把外套揪出一股往右的压痕的狼狈感觉。说得也是,以国家财产作为筹码的操盘手,当然与那些卑躬屈膝的银行理专有所不同。

  两个礼拜前,他们在一场晚宴上碰面。从那刻开始,他就用惊人的效率,计画好这天。先是交换名片,交换Line,然后是送花,约吃晚饭,约第二次晚饭,现在。他与他爆棚的自信,具体化成一台流水般的宾利,载着她往温泉饭店去。值得一提的是,是很好的饭店,一晚抵过好些人两三个月房租。

  她有什幺说不的理由?当然,该除毛的地方除毛过了。胸罩与内裤是成套的,而且是好女人该有的高级、性感但不下流的款式。皮肤状况完美,当然,这接过的睫毛,楚楚可怜的超防水好感妆容,跟缝过的完美双眼皮,是泡了温泉也掉不下来的。

  旅馆到了。泊车小弟去泊车,他们走进电梯,电梯里铺的毛皮极软,中央还有充分的余裕放张茶几,茶几上插着鲜花,百合跟飞燕草一类的花材。百合的雄蕊都被摘掉了,这也是必要的,那些鹅黄鹅黄的花粉,随着上下楼震动后掉了就难看。

  他献宝似的打开门,一眼望过去注意的不是大得夸张还有薄纱垂幕的雪白床铺,而是穿过床去,那巨大的室外私人浴池。暴露在星空下,观音石造的温泉浴池,足以让小个子的人在里头游泳。

  远方只有树林,跟远处路上的灯光,有一股虫的声音,现在特别清晰。并不巨大,只是清晰。

  浴池旁有木製凉椅,奶油白洋伞桌,跟从上方某处设计垂吊而下的木秋千。所以旅馆期待客人怎幺使用这样的设备?儘管假装一副峇里岛度假风的模样,但怎幺想,都觉得脱离不了情色的用法。

  如果真的是情侣的话,这时候她应该心满意足了吧。就算只是一晚的逢场作戏,这样的排场,也不会失了她的面子。从紧实的臀部到大腿曲线看起来,他的腰力不会太差才对。

  因为两人的沉默此刻有点长,主要都怪她发呆的缘故。他说他先去淋浴。他建议两个人一起淋浴,但她拒绝了。

  她脱下一点都不保暖的毛皮小外套,三环白金细链轻微地发出琐屑声响。她只是想不透。

  他居然真的不记得她。

  也许是因为她大学毕业之后改了名字,也许是因为她念了不同的研究所,也许是因为她一口气把眼睛上能做的改变都做了,雷射近视、缝双眼皮,或许是出社会后她不再穿着运动服跑来跑去了,她认真开始化妆、重训,这对胸部跟美腿可是货真价实。

  那为什幺她一眼就认出他来?他也跟以前都不一样,至少少了20公斤,轻微自然捲的头髮现在配着他因为瘦削而显得稜角分明的脸,看来不再那幺噁心。他也不再穿着难看的花格衬衫跟颜色丑陋不堪的T恤了,诡异的汗臭也被清新的男性淡香水取代。但透过现在这张春风得意的脸,这个小跳步般的俐落身影,这个崭新的都会优质轻熟男,她还是分明看到那个被班上漂亮女同学呼来唤去的该死肥宅。

  他抱着人家叫他买的饮料在校园里跑,一脸气喘吁吁的样子。叫他买饮料、影印笔记、写团体报告的人,那些天生就知道怎幺运用自己的年龄跟美貌的女生,却在系办图书室的沙发椅上,跟外表与个性衬得上她们的男性,亲吻、爱抚、发出咯咯的笑声。要是用长波紫外线照那张长椅,必然会看到各种体喷溅溢流的痕迹,绝不会有人想再靠在上头一秒。

  她一直看着他,就像看见车祸现场不能移开视线一样,看这个卑贱的肥宅,成天追着漂亮的女生跑,乐此不疲的样子。可能有时候看得太靠近了,挡着他的路,还会被他从油腻不堪的眼镜后面狠瞪一眼。

  「嘿!丑女,滚远一点,别挡着我帮美女跑腿了,你这没价值的存在。

  从他不耐烦的表情后面,她几乎可以听见他内心这样的声音。

  天啊,这人真是贱。她忍不住这样想。但是即使是这样犯贱的人,也看不起不化妆、不打扮、每天往学术型社团跑的女性,像是她。在他内心的小殿堂里,世界的阶级顺序想必是超级正妹、普通正妹、他自己、其他一切男性、丑女。

  居然被可悲的人认为自己可悲了。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忘不了吧。

  又或者是,她当年就料想到一件事情──这个肥宅家里很有钱,送出国去买个学位,回来卡个爽缺应该不成问题。那些正妹与其跟没未来的热舞社青年打砲,不如好好养成这个家伙才对。

  可是正妹不想。那种透着卑微的殷勤,正妹就是讨厌。他的殷勤里充满了阿宅味跟穷酸,一点浪漫的成份都没有。这就是大学食物链的奥妙之处。她简直就成了观察食物链的专家,有一种沾沾自喜的得意。几乎可以忘了,自己被某些男人归类成浮游生物的等级。

  她自从重逢之后,就一直在等他何时会发现,发现了又有什幺反应。但让她失望的是,他始终没有察觉。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在这里。莫非还想更了解这个前任肥宅一点?可是不管是当时或现在,他有什幺值得被人知道的内心世界呢?她莫名地烦躁了起来,想趁着水花四散的声音掩护,偷偷打开门,偷偷离去,叫一部计程车,就这样走掉。

  反正,他们也从没有认识过彼此。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三季主题「肥宅」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