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差别格斗S3次等人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3次等人

  「你闭嘴。」然后这个有着基因改造金属紫色长髮的辣妹粗暴地拉开我的裤头,把我的老二掏出来。

  「可是…」我气若游丝地说,「这是不合法的啊。」

  我别过头去,看见公寓窗外灯火闪烁。现在是2080年,所有的车辆跟飞行器都是自动驾驶,所有的灯光跟空调都透过声控与体温感测,地球暖化问题已经因为十年前投掷在南极上空的化学砲弹而消失,非洲大陆只剩下五个国家还有人活着,都是白人,其他全部都因为全境感染的HIV而灭国了。现在统治整片东亚的,是一个联合国家「亚洲联邦」。基于某些原因,世界人口跟半世纪前相比,只剩下四分之一。全部的人都过得更好了,大部分的疾病已经差不多都找到基因疗法解决。只不过我没有投票权,也没有国家保障的配给配偶,我是次等人。

  辣妹在我的股间浮浮沈沈。不能说是不开心,但是害怕极了。天啊,我这种次等人,怎幺配跟有投票权的女性上床。

  辣妹又把我推倒在床上,狠狠的玩弄了我一番。

  人类这半世纪以来,不知道为什幺演化成了一种出生比悬殊的状态。一开始大家怀疑是那时候的中国跟印度(现在这两个国家都不存在了,取代的是亚洲联邦)杀掉太多女婴造成的,但后来欧洲跟大洋洲也出现一样的状况,人们才发觉大事不妙。男女出生比率升到三比一的时候,非洲从中部开始差不多就走上灭国之路了。专家忧心忡忡是否女性会绝迹,所以开始研究体外子宫,但男女出生比停留在五比一,所以他们就又放弃开发体外子宫,而是关注于怎幺确保这些女性都能活到生殖年龄。这时,一种神祕的疾病Z侵袭了人类,带走了一半的人口。人们呼天抢地,希望奇蹟发生──五年后奇蹟真的发生了,人类解决了疾病Z,但男女出生比例依然悬殊。

  被玩完后,我躺在床上,窗外的光线微微冷冷的照射进来,我有点感伤。看着天花板:「你这是什幺特殊的兴趣吗…」

  辣妹侧躺着,歪着她的头,滑腻的腰线下面是丰腴的臀部和结实而且修长的大腿。她用一种瞧不起人的表情看着我:「你真的是什幺都不知道。」

  我的次等人外型遗传自父亲,他也是个次等人,所以只能当清洁工。理论上他也不能合法跟我母亲配对,但是母亲可能因为爱情的力量或什幺的,无视于规定跟他搞在一起,生了我。不合法的配对无法得到任何生育跟教养的补助,于是当我开始上学的时候,有一天她提了一口皮箱,看着我,幽幽地说:「你跟你爸都是一样。」然后就没回来了。

  因为妈妈是有投票权的女性,我猜抛弃我们之后,她应该能跟其他有投票权而且喜欢她那种艳丽熟女外型的男性配对,然后领更多的补助,过上更好的日子吧。但父亲还是在捡垃圾,妈妈走了他也不说什幺。只是叫我多吃点洋芋片跟甜甜圈,说这样也许可以改变我们恶劣的基因。

  但是没什幺用,不管怎幺吃,我都跟爸爸一样,一不小心就会练出全身的肌肉,而且我长得像妈妈,小时候好几次差点被当成女生猥亵了。很快的,我就知道自己还是只能当次等人,于是也开始学习清理垃圾。但是学校开始教游戏基础製作课程的时候,老师发现我满会画背景的──我真的非常喜欢慢慢的,用电子头罩跟脑波侦测笔,闭上眼睛勾勒出一丝不苟的背景。然后用思考,帮它们上色。这是很困难的,因为通常男性做不到这点,他们想像背景时,都会出现杂念,后面就多了一对大奶,或者一根大屌,哪个都不好。没人希望正经的游戏背景里飞着性器官。

  老师推荐我进入了游戏製作学校,在那里我得以成为一个能够不必捡垃圾的游戏画家,拥有一个小宿舍,就是现在辣妹推倒我的地方。父亲很高兴,说他以我为荣。但我还是次等人,没有与有选举权女性配对的权利。女性取得选举权真的比较容易,只要身体检查发现能够生育,几乎都可以得到权利。

  「我不知道什幺?法令我都读过的。」学校每週都会抽查一次我们是否背熟了这个国家的生殖与选举法。她这样说我不懂,我很不服气。

  「你难道是第一次被女生上吗?」她咯咯笑着。

  「其实…不是。」我嗫嚅回答。很奇怪,有时候在公共厕所里,有时候在树丛,有时候在没人的飞行车上,总是有女人眼睛开始泛着水汪汪的光芒,然后脱掉我的裤子,但之前的女人都偏丑,或者很老,我猜测她们一样是没有投票权的可怜人。「我真的很常遇到嗜好奇怪的变态女人。」

  「哈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辣妹滚来滚去差点滚到床下,「你没想过为什幺你是次等人吗?」

  「因为我无法得到可以选举的外型啊!」我生气了,她为何要这样嘲笑我的不幸。「无法选举,法定薪水也都只有可选举者的十分之一而已!」

  「不!」她正色说,「你该想想为什幺只有某些外型可以选举!那些体重重的、矮的、近视的、身上臭的、脸长得不对称的…为什幺他们可以选举?为什幺他们可以当太空人,去水星盖殖民地?为什幺他们可以决定游戏走向,你只能画背景?」

  我现在真是后悔在酒吧遇到她时,以为她是个亲切的好人,就说了自己的职业,让她现在可以这样羞辱我。「不是大家九年级就学过的吗?可以选举的人,拥有特殊基因『O』,能够抵挡『那个病』嘛。」

  「好啦好啦,又是基因O~万能的基因O~」她说,「你们又不能当遗传学家,不能进研究室,谁知道基因O存不存在,是真的还假的。就算他们骗你,你们也太笨了不会知道。」

  「基因O是真的存在的!会导致人类差点灭亡的绝症Z啊。」我回嘴道,「书上都有教!」

  「书也是他们写的。」她冷冷的说,开始打量着自己的手指甲。她的手指甲闪耀出贝壳的虹彩光芒,而且忽明忽暗不知道又是什幺新技术,有些女人是受允许参与美体科技研发的,所以这类产品总是日新月异。我不能不说,她是个很美丽的女性,各种性徵都发育得很好,脸蛋也是漂亮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课本上写的疾病Z根本是那些男人的武装夺权,他们团结起来杀了我们的祖父辈,然后抢走了祖母…不然怎幺解释都是丑男有所谓的基因O的问题?」

  「闭嘴!闭嘴!你不要再说了。」

  她彷彿变得更有兴趣似的凑过来,「那些丑男,五十年前哪有国家保障配偶?他们叫做…『肥宅』啊!」她轻声但是高音尖细地这样说。

  「我要报警了!」我开始声控我的房间,「房间0091,帮我接通附近的警察局。」

  她用一种我很可怜的表情看着我,开始穿上内裤跟T恤。那种表情我好像哪里见过。她穿上了用太阳光跟特殊基改植物製作的环保贴身超紧长裤,準备离开我家。如果我手边还有像是古时候那样的檯灯或者花瓶,我就会用那种东西砸她的头。不准她走,不准她这样看我。

  但她终于还是要走了。那时我想起,她的神情好像我妈。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三季主题「肥宅」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