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差别格斗S3我嫁不出去怎幺想都是肥宅的错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3我嫁不出去怎幺想都是肥宅的错

  「《今天不上班》这种故事都是假的,假的,假的。」我一边躺在地上来回滚动一边心里无声的大喊。场景当然是敝人在下我的小套房,随着我无声崩溃的滚动,旁边那些漫画、同人本、一如往常没收好的角色公仔被拨开变成了一个雪天使的空白地带,我想可以称为宅天使吧。嘿,我製造了一个宅天使!不对,现在不是高兴自己这幺有创意的时候,该死,《今天不上班》是骗人的,32岁还在做庶务又不正的老处女才不会被大学生跟熟男创业家同时追求咧!

  再自我崩溃下去也没有用。我从地上爬起来,手机里显示的未接来电高达十几通,都是来自我妈。您,有三封新留言。喔不我不想再听相亲的事情。为什幺没有结婚、没有(现实生活中的)交往对象,在家人眼里这幺严重呢!我有一份正当的工作啊,虽然赚不多,也有好好的租房子、好好的吃饭、好好的存钱啊。干嘛每天打给我,忧心忡忡问我老了要怎幺办。

  「要是40岁你还在参加那个什幺cosplay怎幺办?」妈妈说。

  「那个不叫做cosplay啦,你是想说PF、RF还是什幺吗?」

  「随便啦!你那样会很可怜!很可怜的!」

  「不会啊我上次也有遇到40多岁的人在买周边商品…」

  「那50岁呢!?60岁呢!?我们死了你怎幺办?」妈妈整个人爆气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不正常的光圈在啵滋啵滋的跳动,「给‧我‧去‧相‧亲!

  我只好闭嘴,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挂在门后的穿衣镜,乱绑的马尾,check,万年家居运动服,check,从大学开始款式就没变的土砲眼镜,check,一脸「我被生出来真对不起世界」的表情,check。妈的,根本就是个死宅女。肩上的小恶魔这样咒骂着我,但另一个小天使在耳旁提醒:「当个死阿宅很开心喔~即使老了死掉两个月才被邻居发现,也没关係的喔~你只需要二次元~」

  不!我不要~~~我不想一个人孤单的死掉然后被自己的猫吃掉。于是我开始找出尘封已久不知道是否过期的日抛隐形眼镜,不知道还可不可以用的口红,好像已经坏掉了的粉底,然后上网买几件约会的衣服。「好…来看看…约会加洋装…」各种眼花撩乱的衣服弹出到我面前,「呃,到底穿不穿的下….」但是别小看死阿宅蒐集情报的资讯,很快的我就从各个论坛、BBS上掌握了我这样的身材适合相亲的衣服跟打扮方式。

  要是可以顺便网购到府整容就好了。我掐死了肩上乱讲话的小恶魔。

  话又说回来,事情会变成这样真的跟猫有关。三个月前,从到外地念大学开始陪了我十三年的猫咪,我最爱的三次元生物「阿毬」在睡梦中过世了。把阿毬火化后,公司的行政说不可以因为猫请丧假,但是我累积了五年的特休都没有休,我可以把特休用掉,我抱着骨灰一路哭回老家,然后又在老家房间里哭、喝酒、昏睡了十天,可能吓到了爸爸妈妈。姊姊嫁人好几年了,小孩也生了(不可爱)。爸妈本来都是处于一种不太管我的状态,但是我一边喝可尔必斯沙瓦一边发酒疯哭喊:「不要拦我,我要跟阿毬一起去死~阿毬啊~~~~~」完全吓坏了他们。他们忽然意识到,家里还有个年华老去脑袋不正常的女儿,应该要趁他们身体还行时赶快处理掉。

  我妈透过不知道哪来的特务级欧巴桑地下人脉网络,介绍了十几个男性来相亲。但可能因为我条件也没有很好之类的,来的人好像都有哪里怪怪。真的,不是我眼光太高,譬如这个:38岁在内湖科技园区当研发主管的A先生,外型看来就是矮小,不过反正三次元的男性我也要的不多,只要聊的来都好,但是他每句话都只有三个字以内。「ㄟ,这个天气好像很不错。」沉默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用尽了一切社交能量,挤出这句话。他回答:「嗯是吗。」「你平常有没有什幺兴趣呢?」他回答:「还好。」气氛瞬间冻结,过了五分钟,我在想是否该起身离开,他忽然说:「脚踏车。」

  啥?是在说兴趣是脚踏车吗?算了我也不想知道到底这个莫名的节奏感是什幺,就这样各付各的挥手告别了。三天后,妈妈的电话打来,劈头就骂:「你到底有没有心?」嗄?我楞了三四下,我买了洋装,我化了妆(可能没很好看但是我尽力了),我戴了隐形眼镜,我头髮上了捲子,我涂了指甲油,理论上这些都是有心的表现吧。可能我思考太久,她又接着骂:「这都第几个相亲失败了?你为什幺要摆脸色给人家看?人家说你很难相处,我这样很难跟黄太太交代的。」等一下,黄太太是谁,欧巴桑特务小组的主管之类的吗?我再度因为忙着进行内心的吐槽而错失回话时间点,妈妈撂下一句狠话:「反正你给我有礼貌一点,不然你又不是说条件很好,相不到亲的。」然后挂了电话。

  等等,我不是条件很好这件事情,某程度来说是你造成的啊!我再度无声的崩溃,只想在地上继续製造宅天使。我做了什幺,秃头的我不计较,肥的我不计较,矮的我不计较,臭臭的我可能有点计较但是这是人之常情吧,撇开这个我也不问对方的年收跟房子车子,人家问什幺我就答什幺,为何会一直相亲失败我也想知道啊。

  好吧,我承认几乎没有一个人我对他真的感兴趣,他们都穿西装打领带,像是胖瘦高矮不同的複製人一样,可是我也没有讨厌他们啊。对方没意愿继续联络,为什幺怪我啊。气死了,我从我刚刚製造的宅天使中爬起身,下一个相亲就是最后一个相亲!我想像说着这句话时,身后有夕阳,在悬崖上有沖天浪花当背景的画面。

  反正我就是没人爱,怎样!我要再养二十只猫咪,然后死了被猫咪吃掉!抱着这样的心情,我参加了与X先生的相亲。X先生跟我住在同一个城市,跟我一样32岁,职业是…呃那个职业名称我不是很熟悉看一眼就忘记了,反正是个有专业跟正职的男性。

  然后到了下午茶咖啡厅,这次我也是提早到,打开我的小化妆镜看看我勉强擦上去的妆脱落了没有,牙齿是否沾到口红。然后我被眼前的东西惊呆了,不是因为这男的準时来(是说相亲十几次下来还真的没多少人準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先看过我的素颜照所以意兴阑珊),而是因为我看到一个巨大的一拳超人迎面而来。

  「埼埼埼埼….埼玉老师?」我不确定自己是否随着惊讶的程度而把内心的旁白脱口而出,赶忙掩上嘴。X先生非常的高,大概185公分左右,但是却没有帅哥的气势,可能因为头髮有点自然捲、肚子有点大,呈现一种XL号肥宅的感觉。而且,他戴着肥宅的那种会让眼睛一圈一圈旋转的眼镜,不知道为什幺穿着凉鞋跟T恤,一拳超人巨大半身像佔据正面的耻力超高T恤。

  干!遇到肥宅,真的遇到肥宅。这就是我最后一次相亲的命运吗?我悲哀的垂下头,他甚至连穿个衬衫皮鞋都不愿意。可恶的黄太太,不管你是谁,你失败的情报网都已经成为摧毁我对三次元世界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X先生跟其他人相比倒是满健谈的,想当然耳第一个话题就是埼玉老师,然后再扩及到其他新番,还有一些经典名作。看!你也可以跟男生聊得来的,肩上的小天使说。嗯,是因为一个是肥宅,一个是宅女,所以可以聊吗?不断死而复生的小恶魔提醒我,他外型实在有点噁心。啊,等等,不过我没化妆的时候可能对男生来说也很噁心,所以不应该奢求,吧?

  意外愉快的相亲进入尾声,X先生很礼貌的步行送我到捷运站,然后面不改色地说:

  「我是觉得你化妆也没有比较好。

  我堆着假笑,头上冒出一堆问号。这些问号随着我登上捷运手扶梯,登下手扶梯,进入车厢,离开车厢,刷卡出站,走回家里,打开套房的门。

  什幺意思!!!????

  我连做宅天使的最后一点意志力都没有了,被这句话打趴在地。对啦,我就是宅女啦,化妆也掩饰不了我的丑跟宅!可是为什幺我要被肥宅这样说啊。我无限倒带重播刚刚原本认为还算愉快的相亲过程,然后重新检视到底自己的认知哪里有误,如此数十次之后,我终于承认──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幻想,肥宅X先生抱着一线我化妆之后也许没照片丑的期待来约会,但发现我还是一样丑。

  好吧,好吧,反正原订计画就是老了被一群猫吃掉,并没有什幺变动不是吗?反正我就再也不相亲了,事情就这样。肥宅也有选择不是宅女的正妹的权利,讨论完毕。

  然后隔天,妈妈打来:「上次提醒你,你有听吼?」

  我说:「啥?」

  「黄太太说男生要继续约你出去,这几天就会打电话给你了。」妈妈掩饰不住喜孜孜的说:「对嘛,女孩子身段放低一点,这些男生条件都那幺好。」

  干黄太太到底是谁啦。我从来没有拉高过身段啦。这些男生条件好个屁啦。太多吐槽点了实在无从吐槽起,所以我眼神死的回应道:「嗯嗯,好啊。都可以。」

  两天后,X先生传了简讯过来,也是,你要一个阿宅真的「打电话」给只见过一次的人实在太难了,约我去健身房。嗯,为什幺是健身房?我第一时间是这样想,然后手指飞快的打字:「好-啊-,星-期-六-两-点-见-。」

  基于某种自暴自弃的心态,以及不知道防汗妆怎幺画的种种技术性原因,我放弃了化妆跟隐形眼镜,穿着平常就在穿的运动服出现。

  「嗨!」无视于我的原形毕露,X先生看起来很开心。他这次没穿动漫的上衣。倒是穿了还满有型的运动服。我忽然想起来,他的职业不就是那个什幺,人体工学舒适椅子之类的工业设计师吗?

  我们约会照旧还是称得上流畅自然,他很理解健身器材的用法,也教我怎幺用,咦?那他为什幺会变得这幺胖,我心中跑出了这种疑问。算了,也没有熟到可以问这种事吧。

  下一次约会是骑脚踏车。再下一次是去同人誌贩售会。然后是游泳。然后是爬山。然后又是健身房。週而复始,一不小心就这样约会了半年,走样的肥宅变成了普通的型男。在这期间我有试着叫他把眼镜拿下来,以为会出现什幺一秒变帅哥的奇蹟,结果发现,嗯,他还是戴着好。

  「之前忙设计案忽然暴吃了一阵子,就变胖子了。」现在不用加先生的X这样说,「所以想说找个女生一起运动,就找到你这个超不会化妆的死阿宅。」

  「嗯嗯。这样啊。真是难为你了。」我说。X是毒舌属性的,我很快就发现了。不过毒舌属性跟他到底是攻是受一点关连都没有,这可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现在我结不了婚很明显责任是在于X这个前任肥宅身上,我妈再也不会打电话来逼我结婚了,她都打给X的妈,两个人不知道为什幺混得很熟好像在密谋策划什幺。

  至于谜一样的黄太太,至今我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来的情报头子。我想像她摇着神祕的扇子,呈现一种黑色人像剪影的状态,发出「呜呵呵呵呵」的笑声。这想像真的超宅的。

(本文为【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三季主题「肥宅」投稿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