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差别格斗S2评审意见:〈然后医生说了什幺,都不太重要〉

正文

小说无差别格斗S2评审意见:〈然后医生说了什幺,都不太重要〉 

【小说无差别格斗第二季】
评审:盛浩伟
评论对象:全部作品与〈证明〉、〈空心人〉、〈自由的终末〉、〈千金小姐谋杀案〉

  「然后医生说」──虽然只有五个字,却规定了相当具体的情境:人物是医生,动作是说,最重要的则是表示时间序的「然后」,「然后」是在此之后的故事,却也暗示了在此之前还有故事。创作,则总是摆荡在与既有规定的顺从或反抗之间,本季六篇小说面对此次徵稿主题的应对亦复如是。有接受了此情境并由此开展小说,如〈证明〉、〈美的工程〉、〈不伦实验〉,其作品里医生或者医院场景佔了绝大部分,但却也都引入了非日常的奇异元素,藉此酿造冲突与张力;也有的试图反抗这一情境,如〈千金小姐谋杀案〉四两拨千斤地只在开头让医生稍微出场,便将故事移往他处发展,又如〈空心人〉开头便扭转了医病关係,并添加了特殊的设定,构成一结尾翻转的故事,或如〈自由的终末〉里医生只出现在头与尾,中间大半的重点则是「病人」的心境转折。

  这些努力都各自有可观之处,然而这毕竟是一场小说乱斗,似乎非得有个「结果」。先说结论:若以整体完成度而言,我认为〈千金小姐谋杀案〉表现得相对来得好;然而,我私心认为有潜力,让我怀有期待的,则是〈证明〉、〈空心人〉、〈自由的终末〉三篇的作者。

  先说〈证明〉,这篇作品若以严格「小说」的标準来讲,结构过于鬆散,而主题虽然明确(表现每个人心中所重视之物的不同,乃至彼此的错待),但探讨得还不够深刻;不过,若只是将小说看作一个简短的日常片段速写,其对人物描摹确实有生动之处,也在这短小的篇幅内製造出转折,其实是满有意思的小品,足见作者在叙述功力上仍有一定水準。

  读〈空心人〉,则不时让我联想到星新一的诸多极短篇作品,两者雷同之处在于多利用特殊的「设定」来开展故事(其实〈不伦实验〉和〈美的工程〉也有点这种味道,但这两作品里的设定其实没有太出乎人意料,极短篇欲营造的冲击力道也减少许多);惟〈空〉的两个弱点,在于对话杂芜,以及此次的设定不够简洁,说服力也稍弱,例如人一旦有多重精神身份,就真的会失能吗?现实是,人往往具有多重的精神身份,一位上班族妈妈,精神上可能同时是母亲、女儿、职员(或主管),但这些并不一定会互相干扰。精神身份的混乱如何对人有极大影响,是需要再多做说明的。〈空〉有趣之处实在于最后结尾「成为杀手」的翻转诡计,但要让这一翻转更有力,先前的设定势必要更精细準确才行。

  〈自由的终末〉里的运算系统,则让我想到伊藤计划《和谐》有类似设定。藉由稍带科幻色彩的元素,背后探问的主题其实都是科技发展下生命治理与个人主体自由之间的拮抗。不过〈自〉,稍嫌可惜之处在于风格的不协调,一方面是导入了健康运算系统这个有趣的科幻设定,但却将重点摆放在人物内心刻画,而没有多加发挥设定的功能,另一方面,则是使用西洋人名,但行文却又透露出日本翻译小说的语调(如人物对话,或探找艾玛遗物的叙述中出现「啊啦啦」一词),如此不同一的结果,反而凸显了使用西洋人名之刻意,却又找不太到其中的必然性。

  在阅读这些作品的过程里,〈千金小姐谋杀案〉给我的愉悦是当中最大的。其行文简洁流利,人物对话也都颇见个性,解谜破案的过程亦引人入胜;整体而言,作者已算是具备相当程度的小说好手。但单就小说而言,尤其是推理小说的体裁而言,留白有点过多,而办案过程也跳过没交代,算是比较让人不够满足之处;而若再加上前述,〈千〉四两拨千斤地撇开了徵文规定,逕自发展起自己的小说,虽然不失为一种处理办法,但没有试着多发挥「医生」的角色,其实有点可惜;再者,吹毛求疵一点来看,检验尸体的「法医」,与一般所称「医生」,无论是业务上还是语言使用者认知上,还是有点差距,如此,小说开头「然后医生说」以及之后以「医生」称呼,就稍嫌不够精準,这些都是可以再补强之处。

  不过总括来说,读完六篇以后,我觉得比较失望的是,没有作品正面面对并利用「然后医生说」来构筑小说,或者把「然后医生说」当作作品中心的动机来处理,似乎「然后医生说」了什幺,都不太重要。或许是投稿者都想追求新奇的处理方式,所以加入各种特殊设定或奇异情节,但是当所有人都这幺处理时,一切新奇反而又不那幺新奇了。此时,如果朴实地「直球队决」,把「然后医生说」放到中心,以叙述和对话的基本功写一段医病之间的应对,或者藉此凸显医病关係的龃龉,相形之下,反而会显得更独特吧。

 (本篇评审为第三十五届时报文学奖散文首奖得主,《秘密读者》编辑委员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