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靠自己双手挣的麵包吃起来才踏实

正文

女人,靠自己双手挣的麵包吃起来才踏实

清代人的笔记小说裏记载过一件事,某次,有一个书生蹲在草丛裏观察两只蚂蚱正修炼阴阳和合大法,正看着入迷,突然窜出来一只硕大的蛤蟆,伸出舌头把两只行为不端的蚂蚱全吃了,书生就地领悟了一个道理,搞婚外情是不对的,蛤蟆是代表上天来审判他们的。

这是一则浅显的道德寓意,表明了那个时代的人对于婚外情咬牙切齿的态度,援引小S的话说,就是:“第三者都要死!”不过现代人早已经不这幺想了,在这个时代,做道德上的君子已经不会得到尊重,经济上的软弱才会被人嫌弃。

而且我们都已经心裏有数,这个社会可以容忍行为不端,但是早已经容不得贫穷。金钱和地位可以让一切黯然失色,而如果没有这两样,只能等着被社会遗弃。

朋友的妹妹小周知道我去出差,告诉我她要去接我,跟我唠唠嗑。我说好,我还是在上次的马路牙子边等你。按照小周上班的方向,根据上次我们见面的印象,她应该骑着小电驴沿着非机动车道自南向北驶入我的视线。

我剥开一颗口香糖,塞进嘴裏,然后密切注意着打我眼前经过的任何小电动。

想起上次她赶来见我,还是去年冬天,她秀美的脸蛋被风吹得满面通红,长髮因为咧咧寒风的关照而打结,薄薄的耳廓带着点冬霜。还记得那时我说——“你买一个代步的车吧。”她说——“一个月两千来块钱,请个领导吃饭就快没了,买什幺车呀。”

等了二十多分钟,她给我打来电话,说,“有点堵车,马上就到。”我说好,我已经到了。

不一会,一辆黑色的宾士E230停在了我面前,裏面的人儿沖我使劲挥手道:“快上车呀!”

我惊得差点把口香糖吞了。

我坐了进去——真皮座椅,高档内饰,环绕身历声交响乐,一只爱马仕黑色小号皮包静静的立在副驾驶座位上,很难让人觉得不是在炫耀着什幺,又像是在诉说着故事。小周转过脸来跟我聊天,我发现她的脸蛋比之前红润许多,像是又吃胖了些,整个人喜气洋洋的。

小周说这车是一个有妇之夫送给她的。那人说自己和髮妻没有感情,只有和小周才是久别重逢的真爱。他在工作中指导她,谁是董事长小舅子,谁是投资人女朋友,总监忌讳听什幺话,经理又有哪些软肋。业务考试哪些题必出,巴结谁才会被快速拔擢。这个人也偶尔代表公司高层到小周的办公室露露面,表扬这个新来的女同志有能力,有眼色,必须重点培养。半年时间裏,曾经对她颐指气使的小官僚再不敢随意呵斥她了,过去没事就踩她几脚的同事腆着脸过来套近乎。

小周现在和那帮一起入职时灰头土脸的大学毕业生已经有云泥之别。她是周总监,是公司最年轻的中层管理者,是伸直手臂就能够得着最高决策者的大红人,是开宾士拎爱马仕的优质白富美。

她的成就让新人嫉妒,让老人愤怒。她有时想到这些也会害怕,不过她必须要把这些不愉快的念头从脑海中排挤出去。

“你现在有什幺感觉?”我问。

“没什幺感觉。不过之前陷害我,不甩我的那些人,我动动手指就能让他们迁到一线工地去。”

“那你还会找男朋友吗?”

“现在他们都不敢找我啊,觉得我又有钱又厉害!不过和大叔在一起后,我再也看不上同龄人了,他们简直太幼稚了。”

后来我们彼此分开,再后来,我在另外一个场合听到了关于小周的另一个版本,他们都说小周的生活看起来疑点重重,她不到二十五岁,却有着三十五岁的老练;她每月挣着白领的工资,却享受着与地位不相匹配的财务自由。

再后来她跟我说,她晚上睡觉不得踏实,总觉得哪一块空空的,即便是宾士钥匙放在梳粧檯,爱马仕包躺在床脚边。

我说,“你赶快全身而退。”

她想了想说,“不能了。这段关係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

不少人年轻的时候都嚮往着高级的虚荣,金钱、特权,美酒,名牌。穿着貂皮大衣,挽着价值不菲的手袋,露出蒙娜丽莎的微笑,所到之处全是山呼万岁,这样的日子才是年轻女孩该过得日子。可是这些东西常常不能够通过短暂的努力而获得,只好去寻求有爆发力的捷径。

威廉·霍尔曼·亨特有一副名画叫做《觉醒的良心》,画中的女子是一位已婚男士的情人。有一天,在男士富丽堂皇的家中,男士弹着琴,姑娘坐在他的腿上,耳朵裏传入曼妙的乐曲,却无心欣赏。窗外的阳光洒进窗棱,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有些邪恶。

姑娘,你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你在享受与年龄不相符的繁华,就意味着用青春和良知同魔鬼做交易。而年轻时做选择脑子裏进的水,恐怕会要用漫长的一生来赎罪。这是一个很多人都玩过的游戏,而在这个游戏中,没有真正的赢家。

1880年葡萄牙作家埃萨·德盖罗斯在当地的报纸上连载了一部名叫《满大人》的虚构小说。在小说裏,男主人公特奥多罗本是卑微的政府抄写员,有一天,魔鬼给他了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他只需要摇动一下铃铛,就可以杀死遥远中国的一位垂死的满大人狄金福,获得万贯家财。特奥多罗摇动了铃铛,他变得富可敌国,可是狄金福那穿着马褂、咯吱窝裏夹着风筝的影子却一直阴魂不散。后来特奥罗本受不了精神折磨终于自杀,把财富全部献给魔鬼,在生命的终点写下这样一行遗言:只有靠我们的双手挣来的麵包吃起来才舒服。

如果别人说你幼稚,就去增长见识;如果有人看不起你,就去证明自己的实力。不要在唾手可及的虚荣前沉醉,也不必在辛苦的生活中感到憔悴。我绝不是要女孩子们在年轻时候安于不鹹不淡的清苦,也不是说对于金钱和位置冷淡,只是说,趁着还年轻,少调皮,多奋斗,想要麵包,自己去挣。

永远要记得,不要为了麵包去杀死满大人,更要记得,自己挣得麵包比别人给你的吃起来更踏实。

因为男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当你接受他的钱、车、房的时候,你的价钱便是可以计算出来,你在他心裏的位置,便无可挽回的轻了下去。

承认失败,接受碰壁,虚心在暗中等候,未来会是美丽的。

林韵(正经婶儿)粉丝专页

林韵(正经婶儿)微博

林韵全新作品《爱情,不过就是理解複杂,选择简单》时报出版

  女人,靠自己双手挣的麵包吃起来才踏实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